无限春风来海上

一点困惑。

大V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呢?似乎人更倾向于关注见解相同的博主。假设一个大V的形成过程是:吸纳认知相似的吃瓜群众→扩大影响力→拓展到别圈。如果专业公司来搞这个,第一步靠友军,第二步根据受众调整内容风格,第三步冲突吸睛?或许冲突本身就可以是友军双方,两面受益,不知道这个思路可不可行。靠所谓的深度好文太慢热了,不合适流水线。

如果背后是团队,那或许是想要流量变现。如果是个人,那网络映射到现实的影响力、利益变现、网络的副作用究竟孰轻孰重呢?这可能不是短期能看出效果的,也因人而异。比如靠既有社会地位完成原始粉丝积累的人、匿名的、偶然爆红的......

原来的BBS似乎更倾向于交流,而微博倾向于表达和社交。定位如此不同,那还期待什么深度。感觉现在供交流用的公共平台真的不多,不过网线本身就降低了说服力,面对面交流或微信/邮件诚恳陈述首先搭建了一个信任平台,让人能听进去东西。微博更像是对线专用。

那么,我们现在的认知究竟有多少是基于现实的,多少是基于网络的?多少是实事求是的,多少是虚张声势的?聚拢的朋友们、朋友圈内一致的声音究竟会让我们在认知中放大多少自己的地位,或者利益共同体的地位?

网络上的声音往往会更偏激一点。我觉得我们这些在网上高谈阔论的人最应该尊重实践者,毕竟我们所想的说的只是空中楼阁。如果从事理论研究或许可以放宽一点,不过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

《十八大以来重要文件选编》里有一篇文章《严格执法,公正司法》里面提到过这个问题。指导意见和方向都很明确,但是落实毕竟太难了。

①“对群众急需急盼的事零懈怠。”舆论是很重要的,民意是很重要的,毕竟要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。所以微博发声是有用的,小程序举报也是有用的。

②问题不在于上面的态度,在于执行的人,某自治区被废死派占领高地,天高xx远不方便管。但文章里有很明确指出过:“许多案件,不需要多少专业法律知识,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......最重要的是执法为民。”

化龙形状,来凤吉祥。纪兹盛会,胜彼华章!

Q:哪句话让你记住了整本小说?

段落背诵,安排√



周副主席?我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!我激动地立起身,好像是在对周主席说一样,慷慨陈词:“请组织放心,我会竭尽全力的!”我这么说时并没有想到,要完成这个任务有这么难,比用水去点燃火还要难!比用沙子去搓一根绳子还要难!我将为此付出包括我自己、我最心爱的人、我们那么多同志在内的自由和生命。


生命诚可贵,

爱情价更高。

若为自由故,

二者皆可抛。


这首诗,真的就是我一生的写照。

Q:公布一下你的火锅蘸料配方?

我刚提起这件事儿就看见了这个问答!巧啊!

四川火锅就麻将香油耗油蒜泥小葱花,加一点儿海鲜酱和菌菇酱和酱油!鲜得不行~~

铜锅必须得芝麻酱腐乳汁韭菜花,加香菜白芝麻!(振声)北京的口味总能把我喂得恰到好处,心里头熨帖,安逸哦~~排面!排面!

背景不想细化了,人物画得还是挺累的.....头一次尝试色块起笔,还不错?

看见群里聊天聊起替身梗,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个丧病的脑洞←_←


老赵拉扯完老李就进了秦城,没过几年心梗去了。老李心里空落落的,于是亲自选人培养起来下一代秘书。巧的是,这个秘书也姓赵。

赵秘书成才后毫不留情地与老李切割利益。对这个领路人,他怀有极为复杂的感情:感激,但又讨厌他只谈公事不讲私情,让这种可能本该亲近的关系被硬拗成了纯粹的上下级。后来他似乎发现了点儿什么,只敬不畏,开始反叛。

老李退休住进养老院,没爱好,最后脑子有点不好使了,走前床边上陪着的是佳佳。走的那一瞬间,在外调研的小赵忽然感觉头疼,车里昏过去。一醒来,医院墙壁白花花的,消毒水味儿一激,上辈子作为赵立春的记忆想起来了。顿时心里五味杂陈。

虽然混得越来越如鱼得水,可这日子越过,心里越不得劲儿,过了两辈子,心态已老没激情,不打算结婚,趁着还不算老去领养了个孩子。巧的是,这个孩子姓李←_←

小李同志自小就表现出了与老李某些特性上的一致,老赵大概猜出点什么,尽心尽力真把他当儿子养,又觉得有点膈应别扭,始终不太亲近......



或许他们会通过几十年前的日记本察觉到点蛛丝马迹,但本性让他们只是将信将疑,直到对方去世的那一刻......

情感在记忆的回溯中复现,但有些东西不可避免地被淡忘了或者刻意忽略了,而记忆也并不能与情感完全挂钩——它像一本书,每个翻书的人体悟都不同。

他们与最初的人都完全不同了,但又靠这种诡异的纽带维持着关系。两姓一脉单传,尽是纠缠掰扯不清。

祖老师拍的电影《六欲天》,感觉看过的人应该很少。

画几幅剧照吧。上次选了阿斌,这次先画别的场景。(所以尽管是田雨老师,但被我放进了祖老师的合集里(捂脸))

好吧_(:з」∠)_我确实是推销不出去的

但真的挺好看的(挽尊)

混乱邪恶发言

一些只存在于脑洞里的东西。

①开个单箭头脑洞:小赵→老李→老赵。丧病一点就套设定,哨向?非唯物?阿飘魂归老李←_←正经一点就疯狂纠结,最后无事发生?

②有个迷之脑洞:老田→老李?这个可以瞎编。

③或者小赵跟老高怎么样哦。相互祸害相互鄙薄,不是爱情向→大学教授的堕落史。


李all李邪恶本质逐渐暴露₍ᐢ •⌄• ᐢ₎

发现自己最近吃不下沙李了噫(メ`ロ´)天降不如竹马,有点相敬如宾的赶脚,更喜欢互揭老底损人吵架的氛围咩。



很有种写人物小传的冲动,想对孙连城和老高下手,但又感觉写不出来,算了算了←_←

想脚踩两只船:《光荣时代》、《至高利益》。郑朝阳x郑朝山很好磕的亚子,李东方实在是让我喜欢。

还想贾尚文、袁朗、何连科、马皓文、李春秋......

话说近一周在脑子里琢磨来琢磨去北平的情节,发现最大的阻碍是孙红雷,对这个角色真是不来电2333


啊!好香!爬墙是暂时不会爬的,偶尔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很美好嘛!不过我怎么感觉上述不是冷到没人权就是早已过气←_←冷圈体质名不虚传。

有几首歌,这一两年一直单曲循环。都不是歌手最出名的,但是真的好听。

我的口味就是如此固定而且狭窄.......

朴树《清白之年》

中国摇滚天团《礼物》

老狼《一个北京人在北京》

许巍《灿烂》、《灵岩》

李宗盛、李剑青《匆匆》

李健《梦一场》